會員之窗
  
誠信:從傳統走向現代

誠,是先秦儒家提出的一個重要的倫理學和哲學概念,以后成為中國倫理思想史的重要范疇。其本義指真實不欺,誠實無妄。直到孔子時期,“誠”還未形成為理論概念。孟子時不但已經形成為理論概念,而且位置十分重要。他說:“是故誠者,天之道也;思誠者,人之道也。至誠而不動者,未之有也;不誠,未有能動者也。”在這里,誠不但是天道本體的最高范疇,也是做人的規律和訣竅。荀子發揮了“誠”的思想,指出它為“政事之本”。他說;“天地為大矣,不誠則不能化萬物;圣人為知矣,不誠則不能化萬民;父子為親矣,不誠則疏;君上為尊矣,不誠則卑,夫誠者,君子之所守也,而政事之本也。” 在《禮記·中庸》里,“誠”成為禮的核心范疇和人生的最高境界:“唯天下至誠,為能盡其性;能盡其性,則能盡人之性;能盡人之性,則能盡物之性;能盡物之性,則可以贊天地之化育;可以贊天地之化育,則可以與天地參矣。”至誠如神,有了誠篤的品德和態度,就可以貫通多種仁義道德,成己成人,甚至能夠盡人之性,盡物之性,贊天地只化育而與天地參,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大學》把“誠意”作為八條目之一,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誠”成為圣賢們體察天意,修身養性和治國平天下的重要環節。宋代周敦頤進一步認為“誠”為“五常之本,百行之源也。” 把包括誠實在內的“誠”看作仁、義、禮、智、信這“五常”的基礎和各種善行的開端。程頤更為直截了當地說:“吾未見不誠而能為善也”其見解入木三分。

馬克思主義倫理學批判地繼承了“誠”這個范疇,肯定誠實是社會公德中的一個重要規范。在長期的社會生活中誠實之主要的道德要求逐漸明晰為:忠誠、正直、老實。忠誠的主旨是對祖國、對人民、對正義事業的忠誠。當然,這種忠誠不是盲目和狹隘的“愚忠”,而是認同于崇高的理想,為實現理想而不懈追求和努力奮斗,從而表現出樂于奉獻,勇于犧牲的精神。正直,是指為人正派,處事公正坦率。老實,則特指說老實話,辦老實事,做老實人。

信,也是中國倫理思想史的范疇。“信”的基本要求是在處理人際關系時真誠無欺,忠實于自己的諾言和義務。其含義與“誠”、“實”相近。從字形上分析,信字從人從言,原指祭祀時對上天和先祖所說的誠實不欺之語。隋國大夫季梁說:“忠于民而信于神”,“祝史正辭,信也。” 后來,由于私有經濟和私有觀念的發展,原有的純樸的社會被逐漸破壞。國與國、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不得不訂立誓約。但誓約和諾言的遵守,仍然要靠天地鬼神的威懾力量維持。春秋時期,經儒家的提倡,“信”始擺脫宗教色彩,成為純粹的道德規范。孔子認為,“信”是“仁”的體現,他要求人們“敬事而信”。他說:“信則人任焉”,“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孔子和孟子都將“信”作為朋友相交的重要原則,強調“朋友信之”,“朋友有信”。而歷代當權者大都將“信”作為維護秩序的重要工具。《左傳·文公4年》中說:“棄信而壞其主,在國必亂,在家必亡。”《呂氏春秋·貴信》對社會生活中的信與不信之后果,作了淋漓盡致的剖析:“君臣不信,則百姓誹謗,社會不寧。處官不信,則少不畏長,貴賤相輕。賞罰不信,則民易犯法,不可使令。交友不信,則離散憂怨,不能相親。百工不信,則器械苦偽,丹漆不貞。夫可與為始,可與為終,可與尊通,可與卑窮者,其唯信乎!”漢代董仲舒將“信”與仁、義、禮、智并列為“五常”,視為最基本的社會行為規范。并對“信”作了較詳盡的論述:“竭遇寫情,不飾其過,所以為信也”。他認為“信”要求誠實,表里如一,言行一致。朱熹提出“仁包五常”,把“信”看作是“仁”的作用和表現,主要是交友之道。他說:“以實之謂信”,其說與孔子、孟子基本相同。在儒家那里,誠與信往往是作為一個概念來使用的。“信,誠也”,“誠”與“信”的意思十分接近。

隨著現代社會的到來,誠信倫理正發揮著更大的社會價值,它不僅是個人道德的評價尺度,而且是含有經濟內容的利益要求和法律要求,從而與高度發達的現代經濟生活的本質相聯系,成為維護個人利益與社會利益的有效的和寶貴的精神財富。因為現代社會的存在,不可能僅僅建立在個體之間的個人誠信關系的基礎之上;它需要一種社會誠信作為存在的基礎,這就是公民普遍相信整個社會制度的運行能促進所有社會成員的幸福。具體來說,公民相信社會的法律、經濟和政治的規則和程序是公正的,會被公正地使用。作為一個推論,他們還有必要相信,無論出于什么原因使社會制度出現了斷裂,也會有迅速糾正任何錯誤的辦法和政治意志。

鑒于此,誠信在現代社會中的突出作用,已表現為社會生活契約的普遍化。隨著現代市場經濟的到來,契約已不僅僅局限于財產流通領域,經濟契約、政治契約、身份契約、社會契約等等的出現,表明契約已對整個社會秩序和規則起到了構造作用。在現代契約的范圍內體現的倫理觀念,誠信仍處于基礎性地位,它是契約社會的內在道德要求和法律要求。

契約化社會的誠信要求是雙向的。誠,首先是指個人在面對自己、他人和社會制度時言行與內心思想的一致,不虛假。同時,也要求他人和社會制度在面對每一個個體時,抱以相同的態度;信,一方面是指個人以誠為基礎的為人處事的態度所贏得的他人和社會制度的信賴,同時,也由于他人和社會制度對個體的信賴而獲得了個體對之的高度信賴。只有建立在雙向意義上的誠信,才可能積極地促進誠信,從而達到社會的真正繁榮和發展。


 

 

 

 

 

 

 

 

 

 

>> 更多 
版權所有:陜西省企業誠信協會
地址:陜西省西安市龍首北路西段4號 電話/傳真:029-86258829
[email protected] www.lcdnit.icu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號:陜ICP備09018120號
網站備案信息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網絡110報警服務
广东时时出奖信息